股价为证:美国制裁的才是好公司
 

股价为证:美国制裁的才是好公司

发布时间:2021-05-31 08:56:29
 
导读:截至4月中旬,加权的一篮子受制裁实体的回报率为17.6%,而同期剔除“投资黑名单”公司的MSCI中国指数下跌0.1%,这让一些观察人士和美国投资者感到困惑和无所适从。 【文/观察者网 吕栋 编辑/周远方】过去几年,美国政府不仅在竭力阻止美企向中企提供某些技术,还通过行政手段限制该国投资者对部分上市中企的投资。但现在看来,这些都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5月10日,英国知名财经媒体《金融时报》报道指出,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涉嫌与军方有联系”为由将中企列入所谓“投资黑名单”的行为,不仅没有伤害受制裁公司本身,还让西方投资者蒙受损失。 该报道援引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中旬,加权的一篮子受制裁实体的回报率为17.6%,而同期剔除“投资黑名单”公司的MSCI中国指数下跌0.1%,这让一些观察人士和美国投资者感到困惑和无所适从。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限制中美企业正常贸易的做法也在给美企造成困扰。5月9日,华为美国公司首席安全官安迪·珀迪撰文透露,该公司去年原计划从美国购买超过200亿美元的零部件,但出口禁令阻止了这一计划,“美国政府原本为了伤害中国的限制措施,实际上正在伤害美国企业”。 华为美国公司首席安全官安迪·珀迪(Andy Purdy) “都是有理由表现出色的公司” 去年11月,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任期结束前上演“最后的疯狂”,下令禁止美国投资者投资被五角大楼列入“黑名单”的中企,例如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大陆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以及基建设备巨头中国铁建和全球规模最大的轨道交通装备供应商中国中车等30余家企业。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拜登政府上台后,将这一禁令实施时间推迟到今年5月27日,但全球所有主要股市指数提供商已经将这些公司从旗舰指数中剔除,这实际上将该禁令的范围扩大到美国以外,影响了全球的指数基金投资者。 不过,当地时间5月10日,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的投资禁令似乎并没有伤害到预期目标。数据显示,截至4月中旬,加权的一篮子受制裁实体的回报率为17.6%。今年迄今,中国中车、中国铁建、海康威视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等股票的涨幅在16%至32%之间不等。 部分受投资禁令限制的中国公司股价信息 相比之下,剔除投资“黑名单”公司的MSCI中国指数(MSCI China index)同期下跌了0.1%。该指数是一些西方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例如管理69亿美元资产的安硕MSCI中国指数ETF(iShares MSCI China ETF)追踪的基准指数。 考虑到许多外国投资者被迫进行抛售,这些受制裁实体的强劲表现似乎与外界预想的不同,令一些观察人士感到困惑。“市场上似乎确实有买家。”来自一家领先指数提供商的一名人士表示,“抛售过程刚开始时,人们曾担心,交易将是一边倒的。” 《金融时报》猜测,可能是由政府支持的投资机构组成的“国家队”介入,支持了受制裁的中资企业。 不过,景顺(Invesco)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股票和大宗商品ETF产品管理负责人克里斯·梅勒(Chris Mellor)认为,这些受限制公司表现优异,可能只是产业偏好的结果,而不是任何个股因素的结果。 “(许多受制裁公司)是电信公司、电信设备公司、核电公司、化工公司、材料公司,都是与IT相关、相当稳定、有理由表现出色的公司。”他坦言,“一些材料相关的公司总体的经营情况很合理。” 而MSCI表示,该公司的分析发现,这些公司的优异表现受益于两个因素的结合,一是价值和成长等风格因素的改变,另一个是具体公司的特定风险,而产业组合并未产生重大影响。 规模达18亿美元的新兴市场互联网和电子商务ETF (EM Internet and Ecommerce ETF)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凯文·卡特(Kevin Carter)称,在大多数情况下,受制裁股票可能只是在美国政策引发的被迫抛售后的反弹。 MSCI中国指数走势 跨境数据也显示,美国政府的限制措施并没有对西方投资进入中国产生什么更广泛的影响。 富时罗素(FTSE Russell)的数据显示,按权重计算,主要追踪在香港和美国上市股票的富时中国50指数(FTSE China 50 index)近10%的成份股受到禁令影响,而关注在上海和深圳上市股票的姊妹指数富时中国A50指数(FTSE China A50 index)中受禁令影响的成分股比例为1.8%。 然而,国际权威评级机构晨星(Morningstar)的数据显示,在截至3月底的5个月里,追踪对受限制企业敞口更大的富时中国50指数的ETF的资产增长22.7%,至56亿美元,轻松超过了标的指数7.3%的涨幅,表明资金流入强劲。 相比之下,追踪相对未受影响的富时中国A50指数的ETF的资产同期仅上涨2.8%,落后于标的指数10.4%的涨幅,这意味着出现资金外流。 富时中国A50指数走势 与此同时,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也不认为中国受到投资限制的影响。 诚然,数据显示,流入中国投资组合的外国资金确实于去年11月——“黑名单”公布当月达到431亿美元的峰值,此后逐步下降,至今年3月的88亿美元,其中流入中国股票的外国资金的降幅更大。 不过,国际金融协会经济学家乔纳森·福顿(Jonathan Fortun)表示,2020年第四季度的跨境资金流动数据受到了“疫苗推广积极势头、市场整体前景更加乐观,特别是中国被纳入不同指数的特殊情况”的推动,这一切造就了一个“辉煌的季度”。 他接着补充称,相比之下,“对美国经济过热的担忧以及对‘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市场对于撤销刺激措施的一种负面反应)可能出现的预期,促使投资者收回投入新兴市场的资金。” 福顿总结指出:“我们没有看到美国政府的行政令对资金流动产生任何特别影响。我们认为,其他因素在资金流动变化中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 今年2月,路透社曾报道指出,美国财政部推迟实施针对被五角大楼列入“黑名单”企业的投资禁令,使美国投资者无所适从,无法利用非美国投资者享受的机会。 “上市股票迅速被从美国交易所和全球指数中清除,而债券投资者则费力地分辨由名称略有不同、使用简称或名称相近的企业所发售的证券。”报道指出。 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对美国投资者和美国公民的限制举措可能影响价值近600亿美元的债券。 “中国债市是全球最大的债市之一。相比美国,中国信用息差具有吸引力,当投资者在更多市场和地区配置资金时,会受益于投资的多元化,”安本标准投资公司亚太公司债业务主管坦言,美国投资者“处境艰难”。 “对华限制实际在伤害美企” 同美国投资者感同身受的恐怕还包括美国企业。在美国政府阻止投资者分享中企股价上涨红利的同时,该政府也在通过技术出口限制,阻止美国高科技企业与中国企业的正常贸易往来。 5月9日,华为美国公司首席安全官安迪·珀迪(Andy Purdy)在《财富》杂志网站撰文指出,政治因素继续影响着美国政府对供应链管理的思考。过去两年,美国政府限制或禁止向中国公司出售某些美国技术,这些旨在伤害中国的限制措施实际上伤害了美国企业。 《财富》杂志网站截图 文章指出,在被特朗普政府列入黑名单之前,华为曾是美国芯片行业最大的客户之一。该公司每年在美国采购额约为120亿美元,创造约4万个工作岗位。去年,华为原计划从美国公司购买超过200亿美元的零部件,但出口禁令阻止了这一计划。 珀迪认为,如果美国政府对华限制措施维持下去,只会为外国公司的供应链“去美国化”提供更大的动力,以免华盛顿将来把矛头指向它们或它们的供应商,而这(对美国的)潜在伤害远不止人员失业和企业利润减少。 文章提到,向华为出售芯片的收入,使美国公司得以资助支持美国国家安全目标的新研究。当这种收入下降时,美国公司投资研发的能力也会下降。这种联系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在美国政府考虑扩大对中国公司已经实施的限制措施时,美国国防部和财政部都提出反对,称这会损害美企的研发能力。此外,美国信息技术产业理事会认为,过度关注中国公司已经使美国分析其供应链面临风险的能力“短路”,一个有效的战略不是只关注某一个“威胁”。 珀迪指出,导致中美技术大规模“脱钩”的出口限制,也可能侵蚀美国创新。让美国的技术平台与中国的脱钩是特朗普政府追求的目标,所谓的清洁网络倡议(Clean Networks Initiative)利用“原产地可信国”要求,计划将美国与中国技术相隔绝,同时迫使美国的盟友把中国设备排除在他们的5G网络之外。 但是,将数字世界一分为二将使企业和政府用于跨国界合作的技术标准陷入分裂,从而限制它们的创新能力。非营利教育机构互联网协会(Internet Society)表示,脱钩可能“严重威胁”经济增长,同时减少合作带来的更广泛好处。就连曾经呼吁中美技术体系“适度分开”的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也警告说,“切断美国接触进行有效竞争所需的思想、人员、技术和供应链”将破坏美国的创新。 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相互依存 事实上,对美国贸易管制持负面看法的人士还有不少,其中更不乏行业巨头的高管。4月14日,荷兰光刻机厂商阿斯麦(ASML)首席执行官温彼得表示,美国对华出口管制不仅不能阻碍中国技术进步,也将伤害美国自身的经济。他补充称,虽然由于不能获得国外先进技术,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自主研发半导体技术,但最终非中国企业将被排除在这个最大的芯片市场之外。 5月2日,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企业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坦言,美国应该做的,并不是改变供应链。“我认为美国应该追求更快的运转,投资研发,并培育更多博士、硕士和学士学生进入制造领域,而非试着移动供应链,不但非常花钱,且成效不高。”他补充表示,如果一国执意要把技术封锁在国内,限制全球合作,将减缓创新速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举报/反馈